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

【瑞象视点】上海摄影人 | 在影像裂变时代的侯剑华

点击次数:2017-10-02 19:21:29【打印】【关闭】

侯剑华,1966年出生于上海。1992年至今,系列作品受邀参加《中国人本——纪实在当代》、《丰》等多个影展,并在香港《摄影画报》、《新周刊》、《艺术世界》等各

侯剑华,1966年出生于上海。1992年至今,系列作品受邀参加《中国人本——纪实在当代》、《丰》等多个影展,并在香港《摄影画报》、《新周刊》、《艺术世界》等各类媒体发表。作品“上海地下”系列入选第10届中国国际摄影艺术展,获国际摄联铜牌奖。曾在M50举办《情爱公寓》等个人专题摄影作品展;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举办《都市地下》个人摄影展;作品被广东美术馆收藏……
前些年,侯剑华的摄影作品,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地铁系列作品在全国影展中崭露头角,为上海摄影界夺得了唯一的铜牌,更重要的是,他一直积聚着深厚情感,以一个又一个专题系列,对民间文化的残存进行了细心的梳理,从而构成了独特的视觉魅力。他不仅关注上海的生存空间,同时也将目光投射到远方,尽自己的努力默默地展开一卷又一卷朴素却精致的黑白画卷,《茶馆》和《婺剧》,就是其中颇为耐人咀嚼的画面。

这些带有民俗摄影意味的民间文化系列,是对人与自然风貌紧密结合的摄影方式,试图通过人与生存环境的相互间关系,揭示人类生存的命运走向。因此这样的拍摄不仅仅立足当今,同时也面向未来,让后来者了解和发现过去的历史遗韵,构成知往鉴来的明镜。这些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总是始终贯串着强烈的人本意识,或者在广袤的土地上介入人类活动的踪迹,如婺剧演员的腾挪跳跃,喜怒哀乐;或者利用独特的地理文化特征,暗示人类曾经有过的历史沧桑,如江南茶馆的独特氛围,斑驳光影。当然所有表现的核心依然是人,侯剑华在其中力图反映的正是人的生活,人的精神,人的痛苦,人的奋斗,人的理想。同时这些理想的折射,却不是抽象的理性化的概括,而是通过一点一点的细节积累起来的。从婺剧演员化妆盒中的斑驳陈列,到江南茶馆桌面上的茶杯细节,无一不体现出拍摄者敏锐的观察力和细心的捕捉精神。
是否可以这样说,这些画面一方面记录、保存那些已经成熟的但很容易被人们因为其平淡而忽略的古老的文化形态,一方面又以最先进的科学文化观念(包括先进的摄影技术)选择了新旧交替之间的冲突,将整个世界连通起来,变成一个开放的文化系统。

然而,在这样一个影像裂变的时代,侯剑华的探索空间始终没有停止过。这里再来说说引起争议的、被认为有“色情”嫌疑的《情爱公寓》——
其实,色情erotic在西方艺术家和社会学家的认识中,有着很复杂的含义。尤其是随着人们对现代生活与艺术观念的理解,“erotic”的概念逐渐变得更为中性化,甚至有一些肯定的积极意义在其中。举个简单的例子,著名的《美国摄影》杂志在1993年就出版过一个特辑,主题就是“什么是情色(色情)?”(What is Erotic?),并收录了著名摄影家与“erotic”有关的数十幅经典之作。在这些作品中,有些就我们的习惯看来,完全是具有相当艺术水准的作品,而很大一部分可能就难以被中国读者所接受,强烈的视觉刺激难免有我们所认为的“色情”之嫌疑。
我们实际上身处海洋般泛滥的色情图像或者涉及“色情”意味的社会纪实文本的包围空间,一些是实际看得到的,一些则是仅仅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而侯剑华的这一组画面,其前提是摄影家创造了一个安全的观看环境。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一种媒介能比照相机在这一领域中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其实这样一种“色情”的空间,最早始于1850年代的达盖尔的银版术作品,一直延续至今。一些作品确实是在现场偷拍的,一些则是有意识地构思完成的。然而最终的目的都是对人类欲望的试金石,然而深度有别,有的仅仅是简单的诱惑,有的则是和社会文本相关——侯剑华的实践属于后者。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近年来,他又推出了《侯剑华“明室”古典工艺影像作品展》,让人再一次理解了他对影像艺术的博大情怀。其实他一直采用传统摄影方式,坚持黑白胶片摄影和后期手工冲洗及暗房制作,多年不露声色地致力于古典印相工艺的实践,其中涉猎了蓝晒、范戴克、铁银、蛋白、铂钯印相等多种工艺,并主要潜心实践铂钯印相、蛋白印相、蓝晒印相工艺。这一次,他沉浸在罗兰·巴特的精神《明室》、明室操作古典工艺的实践“明室”,在双重“明室”中,回归追寻摄影本质的心境、不断探索这些工艺的极致呈现,并与时俱进,数字技术与古典工艺相结合,运用数字中间底技术打破传统底片对后期制作的局限。
正如他所说的:摄影需要多元的表达,同样,照片也应有多样性的展示,更何况,学习古典工艺也是学习摄影史的过程。只是,侯剑华下一次的“影像裂变”,将会出现在什么样的空间,真的很期待!
作者自述: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接触了不少上海摄影人,他们在上海摄影界或纵横开拓,或默默耕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我也为他们写过一些或长或短的文字。这个专栏主要以目前依旧活跃的摄影人为主,兼及老一代的上海摄影名家,结合人与作品,为上海摄影的明天留下一些空谷回音而已!
林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摄影专业硕士生导师。已出版摄影理论和技术专著以及画册100多本,发表摄影文章数十万字。曾获得第四届、第五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第五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评论文章二等奖。

浏览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