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世界最佳拍摄地点,是家里的床上

点击次数:2018-04-06 00:09:05【打印】【关闭】

家和是机场的一名安检人员,他有一个日本太太,还有3个可爱的孩子。8年前,他开始给家里人拍照:妻子在产床上的煎熬,孩子们五花八门的睡姿,一家人在床上做游戏、讲故事、

 家和是机场的一名安检人员,

他有一个日本太太,

还有3个可爱的孩子。

8年前,他开始给家里人拍照:

妻子在产床上的煎熬,

孩子们五花八门的睡姿,

一家人在床上做游戏、讲故事、掏耳朵……

这些日常都被他拍了下来,视为珍宝。

家人的互动大多都在床上,

因此家和把这些照片称为“床照”。

不知不觉,他已经拍掉了1000多卷胶卷,

共计2万多张照片。

 

家和曾经也是个浪子,

他吸烟喝酒,每天都喝得烂醉回家,

孩子们都视他为魔鬼。

2012年,父亲病故后,

他突然意识到,身边最珍贵的是家人。

拍摄“床照”的时候,

家和为一直默默付出的太太所感动,

也逐渐回归家庭,

成了“模范丈夫”和“模范爸爸”。

自述 | 家和 编辑 | 倪楚娇

我是家和,今年43岁,在机场做安检培训工作。

23岁的时候,我在机场遇到了现在的太太。她是日本人,比我大1岁。当时,她被日本机场派来做实习地勤。一个月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恋爱6年,我们结婚了,后来还有了3个可爱的孩子,现在分别是3岁、8岁和12岁。

 

2012年之前,我的家庭感非常淡薄。我喜欢到处街拍,觉得这样很酷。也深信,和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才是人生的意义,每天都喝得稀里糊涂回家。

有一天,我喝得烂醉,被两个同事架回家,我倒在地上,朝天呕吐。我隐约听到老二说:“爸爸好像死了。”老大听了,热烈鼓掌。

那一刻我才知道,在孩子们心目当中,我就像个魔鬼。

 

父亲最后的笑容

2012年,我父亲得了喉癌,我想在他临终之前拍一些照片留作纪念。没想到,刚拍了两卷胶卷,父亲就过世了。

看着父亲最后留给我的笑容,我觉得很遗憾。也开始反思,自己这样老是往外跑,其实是忽略了身边最重要的家人。

 

我父亲年轻时是海员,从不顾家,抽烟喝酒也非常严重。我原本很排斥这样的父亲,不想成为他那样的人。但没想到,等我长大了,竟然复制了他的人生。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未来也怨恨我,于是我一咬牙,就把抽烟喝酒都戒了。

 

太太在陪老大老二玩游戏

 

从2012年开始,我几乎每天都会拍下太太和孩子们在家里的日常。我们家不大,一家人的互动大多都在床上,或者是客厅的榻榻米上,我把这些照片称为“床照”。

 

2014年,太太怀上了老三,当时她已经40多岁了。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要有3个孩子,看她那么坚持,我就没有反对。

太太怀孕时,检查出来身体不好。生产那天阵痛非常严重,胎位不正导致她特别痛苦,但太太坚持要顺产。

 

老三生出来的那一刹那,我幸运地用相机捕捉到了。因为脐带缠绕,营养不足的原因,她比一般的孩子要小1/3左右。

 

我太太边坐月子,边照顾3个孩子。父母帮不上忙,都是靠我们自己。

 

太太喂完奶把小孩放在婴儿床上,自己倒头就睡着了。

 

照顾老三的时候,也不能忽略老大和老二。

 

我们夫妻俩都是普通的上班族,有三个孩子,生活确实有些拮据,甚至孩子的衣服也有一些是别人送的。

太太嫁给我后,改行做了翻译。每天把三个孩子都哄睡以后,就到了她的工作时间。我希望孩子们长大后再看这些照片的时候,能够知道他们的母亲是多么不容易。

 

兄妹之间的感情也是我拍摄的重点。老大、老二会帮忙一起照顾老三。

 

虽然老大和老二在玩手机游戏,但老大还是远远地拉着老三,担心她跌下床。

 

这张照片让我特别感动。那天老大和老二吵得很凶,睡着后,他们竟然是手拉着手的。

 

 

2017年搬新家后,我把整个客厅装修成了榻榻米,我们全家人都睡在这里。孩子是喜欢和大人一起睡的,那我们就满足他们。迟早他们都会要自己睡的,为什么要急于一时?

 

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五花八门的睡姿。我几乎每天都会拍一张,虽然大同小异,但小孩长得很快,明天再去拍,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样子。

 

我记得有一张照片是老大开始上小学了,不想做作业。拍完以后我就发觉,除了睡觉,老大不太出现在我的镜头里面,因为他大了,床已经装不下他了。

 

 

 

 

所以我就抓住一切机会拍老三。对老三来说,没有不是床的地方,哪里都能睡。

很明显,她从刚开始很小很小的一只,越来越胖,现在像个冬瓜一样。

 

 

我已经给家人拍了8年的“床照”,我最大的感触是,我的心越来越回来。以前我哪怕在家,心思也在外面。一回到家,就看手机、听音乐,基本上活在自己的一个世界里,和小孩是没有沟通的。

用照相机去捕捉的时候,才发觉我太太一直在和孩子们互动,我太太一直在付出着,我才发觉我是愧对这个家庭的。

 

现在几乎没什么应酬,周六周日也不出去玩儿了,选择陪同家人。一点点看着他们成长让我很满足。这些照片是送给他们的礼物,希望他们长大以后能看到自己的童年。

浏览相关内容: